• 不断创新产品和服务
  • 致力于改善人们的生活
  • 和谐共赢的理念,专业专注的态度
  • 品牌在这一进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业务领域 >

在这场风花雪月的喜欢里从此远隔天涯

时间:2017-11-10 10:39/点击: 来源:www.kaimailo.com.cn

  和安相处的最后一日也是终生难忘。在两米开外的山道上和十几万人浴汗奋战,最后让涌动的人群带到了山顶,看到了举世无双的巨幅唐卡。看过晒大佛之后,步行到山下时已经筋疲力尽,在附近的小饭馆吃了碗面条,又匆匆忙忙挤上公交车往回赶路。等回到客栈时,整个人浑身如散架般疼痛,倒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。傍晚的时候,韩打来电话约我们出去吃饭,和朋友起床洗漱之后欣然赴约。那是我们在拉萨的最后一天了。安那夜在Book说找了工作。我们吃过晚饭之后,韩和我的朋友去布达拉宫的广场前看烟火,我和安的朋友去接她。安穿着一身乳白色的连衣长裙,看上去如一朵娇柔又优雅的百合花。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她正好到了下班的时间。安向Book说的老板打了招呼之后,我们三个人赶往布达拉宫广场。灯火辉煌的街头,我走在安的左边,两个人大多时候保持沉默,偶尔也说几句话。
 
原来安的母亲在拉萨做唐卡生意已经十几年了。安在荷兰读书,我问她以后会不会回国,她说目前还不能确定。她还要在国外读研究生。我喜欢安的平易近人,她的身上没有一丝城市女子的娇贵之气,也没有国外留学生所表现出的任何优越感。我向来对于平等十分看重。安不属于长相出众的女子,却给人一种清丽脱俗的美感。她的美好是一种如茉莉花的清香与牡丹花的富贵所交融的灵气。安的古琴弹得相当不错,快时如高山流水的追逐,缓时似春花秋月的轮回。三个人租了一辆人力三轮车。在拉萨的街头,随处可见来回穿梭的人力三轮车。这也是拉萨一张世俗风情的名片。我小心翼翼坐在安的旁边,怀揣着难以言说的欢喜。第一次坐在人力三轮车上看拉萨的夜景,路边明亮的灯火仿佛都是为了映照安的倩影,汽笛声似乎在向这座充满信仰的城市倾诉我对安的爱恋。
在这场风花雪月的喜欢里从此远隔天涯
那一夜,安就是我全部的信仰。我的怀里抱着安的黑色风衣和自己灰色风衣,它们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,如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。到了布达拉宫广场,路边早已站满了人等着看晚上的烟火盛会。我向来平时见到灿烂之后的凋零,温暖之后的凉薄。朋友提议说去KTV唱歌,正好安也是有这样的想法,四个人一拍即合。韩一个人留下来看烟火了。安带我们去了一家叫小蜜蜂的KTV。我一向是唱歌要命的人。和大学的朋友去K歌,只要是喝酒以及给唱歌的人当观众。可是没有人陪我喝酒,只好点了刘天王的几首经典老歌。当唱到那首情意绵绵的《忘情水》时,我还是情不自禁看了安几眼。她一直安静地坐在昏暗的角落里,仿佛身处另一个静默如草木凋零的世界。我始终和安保持着相当的距离。不想让她看穿自己的心思,心里怀着对她的喜欢,犹如怀揣着赃物的窃贼,而她就是那个形影不离的警察。后来韩从布达拉宫广场坐车过来了,我去楼下接她的时候天下着雨。韩是我们小团体里的核心人物,她的活泼开朗让有些沉闷的空气变得清新起来。
 
她和朋友们合唱流行歌曲,安和韩点了钟欣桐和蔡卓妍的《莫斯科没有眼泪》。安的声音条件不是很好,听起来如空气里旋转不定的风声,可是仔细听来,你会听见风声里有牡丹花开的芬芳与热烈,那是一种毫不张扬的内敛与大气。正如安温润如玉又不失热情的性格。安的英文歌唱得很不错,那是我初次在KTV听到有人唱英文歌。早已忘了英文歌的名字,却对安那时的样子记忆犹新。她依然坐在那个光线幽暗的角落里,如从黑暗里走来的光明女神。安在荷兰留学日常用语就是英文,因此那些在我看来乱七八糟的字母,对她来说像一道精致的小菜,品尝得津津有味。她的眼里弥漫着淡淡的哀伤,歌声有微微的颤抖。或许那首英文歌让她追忆往事,心中波澜起伏。其实回忆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沉重的故事。我们沉浸在往事的悲伤或甜蜜时,往往是当时的情绪不佳,才会不由自主回想。我和韩掷筛子喝酒,偶尔举起酒杯和安对饮。
 
安喝酒的样子很优雅,她将酒杯缓缓举起,浅笑如栀子花轻轻地饮酒入口,然后又回到那里听朋友唱歌,看我们喝酒。我不知道那夜她是否会觉得我是个酒鬼,可是除了喝酒我没有更好的选择。没有酒,我不知如何熬过那个浪漫的夜晚。多想时光停留在酒杯里,把关于安的欢喜和忧伤都如酒饮下,一醉方休。凌晨两点的时候,韩说我们散了吧!安用自己带胶卷的相机拍了给我们四个人拍了一张照片,留作纪念了。本来想让韩给我和安拍一张合影,可是最后只字未提。就把这份柔情似水的喜欢独自收藏,明知此生没有细水长流的相守,又何苦如一座突兀的山峰出现在她的眼里,遮住了风景如画的人生。从KTV出来的时候,雨如瓢泼。
 
我们那天买的特产还寄存在安的家里,因此和安一起坐车回去。那是安最后一次坐在我的旁边。雨夜里的大昭寺如逝去的千年岁月,沉寂在风云变幻的天地间。到了安的家里,她的母亲将东西递给我们。我有些慌乱的道谢之后出了门。就在出门的瞬间,我还是回头看了安一眼。或许这是此生看的最后一眼。我想记住这个二十多年让我第一次一见钟情的女孩。安坐在床上,她的母亲早已为她铺好了床。她永远都是那么安静的样子,正如她的名字—安然。我看见晶莹而细碎的雨珠滚动在她乌黑油亮的秀发上,她的睫毛上似乎也滚动着透亮的水珠,娇柔的唇仿佛如挥翅的蜻蜓轻轻动了。我在心里呼喊着安的名字,然后和朋友冲进漫天风雨里。那是我和安最后的告别,却连一句再见都不曾说出口。
  
  在这场风花雪月的喜欢里,我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夜里落荒而逃,从此远隔天涯。
  
  在这个有始有终的故事里,安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美好回忆。有些人就是用来错过的,而后用来怀念的。

上一篇:孩子是我们的未来,如何保留一个美丽的世界给未来 下一篇:为了这深情的一次回眸又赐予我和安的两日之缘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kaimailo.com.cn/a/yewulingyu/2017/1110/13.html